杂食,冷CP爱好者,关爱海王人人有责

剩下的下次继续,要赶在那家伙起床前,绝对服从命令

【MP的嫩肉!萌爆了……肉真是鲜美无比!授权转载哦☆题目是关键词……恩,就是这样……】

原文地址: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mpw9&tid=2764940#Content

 

如果天底下有后悔药这种东西的话,瑟坦达绝对不会在他第一次见到新长官的时候挺直腰板,然后得意的和旁边的同伴说着“看我说的没错吧,绝对不止半个头。”正当他在寻找着下一个打赌目标的时候,突然发现原本已经离开的长官又站在了他面前,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名单。“你很快就会知道个子高一点好处都没有的,瑟坦达先生”。不仅完全不听解释当时就被罚跑了20圈,而且还被要求每天都要早起一个小时,在长官睡醒前就要到门口去罚站。
“你这个蠢小子怎么刚来就惹到亚瑟了。”虽然听起来是在关心自己,但瑟坦达总觉得大哥是在看他的笑话。
“谁知道他那么神出鬼没的啊!”
“还不是你自找的。”库丘林耸了耸肩,“我可没法替你去求情,记住别再惹他了,坚持几天就没事了。”说完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肩膀,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之后就离开了。
“切,本来也没奢望你这个大哥能帮上什么忙……”
当别人还在熟睡的时候就要摸黑爬起来准时站到亚瑟门口罚站,最开始的几天瑟坦达还能准时起床,但训练强度一天天加大,再加上他的长官时时刻刻都在寻找时机给他增加训练量。他也终于感到吃不消了。当休息日的早上一睁眼看到表上时针位置的时候,他几乎是从床上弹了起来,迅速的穿上裤子,抓起上衣就冲出了宿舍。比平时足足起晚了一个小时!他一边跑着一边念叨“一定要赶在那家伙睡醒前到啊…拜托你偶尔也睡一次懒觉吧!再惹到你老子就活不成了!”上帝对于他的祈祷完全没有理会,在拐过楼梯口的一瞬间他就看到了那个已经打开的房门。瑟坦达顿时就感到天都塌了下来,他在门口犹豫了半天才走过去敲了敲门框,“请问我可以进来么…”等了半天才得到了肯定的回复。刚踏进房门就听到了最不想听到的一句话“我记得没有说过休息日对你的惩罚就可以取消吧?瑟坦达先生。”“是…抱歉…我起晚了…但是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所以……”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的手势打断了,手指指向的方向越过自己直对屋门。“去把门关上。”瑟坦达毫不犹豫的走过去关好了门,转过身等待着下一步指令。
“瑟坦达先生,请告诉我作为一名士兵对于命令应该抱以怎样的态度?”他走到自己旁边微笑着询问道。
“绝对服从……”瑟坦达觉得自己的冷汗都要流下来了。
“那你为什么连一个起床的指令都无法完成呢?”
看着对方的笑脸瑟坦达反而觉得愈发的恐怖,他甚至羡慕起在总部只是因给上司拿错了葡萄酒就被骂“杂种”的弟弟。
“我以后……呃?”刚开口说了几个字就被一把拽住了领口,拉到与对方视线相平的位置,瑟坦达被那双祖母绿色的眼睛盯的有些发愣,也没做什么反应只是呆呆的看着对方。
“不需要承诺。你只要记住违反命令就该被罚就好了。”
“好吧…这次又是什么…俯卧撑?跑圈?还是……唔!?”嘴唇被覆住的瑟坦达大脑瞬间陷入了停滞的状态,被对方轻而易举的用舌头撬开了唇瓣,在自己口中搅拌起来。他全身僵硬的杵在那里,过了半天才想起反抗,结果手刚抬起来就被对方牢牢的制住了,他觉得有点呼吸困难,鲜红色的眼睛也渐渐覆上一层雾气,脸颊泛上潮红。当对方终于结束这个长吻之后,瑟坦达大口的呼吸着,胸口也随之上下起伏,他有些惊恐的看着对方,抬手用力蹭了蹭嘴唇,又狠掐了自己一把确定这不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噩梦。
“嗯,不错。”看着对方似乎还在回味的表情就让他感到不寒而栗,这简直就是天使的脸庞恶魔的心!瑟坦达完全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他甚至已经完全忘记了两人的关系,连退了好几步指着对方大声喊道。“你想干什么啊!这可是老子的初吻啊!”“是么?好吧我会负责到底的。”见对方又向自己靠近,瑟坦达脑子里只浮现出了一个念头,不管有什么后果都要逃跑,不抓紧离开这里的话绝对会死的。他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门,开始慢慢向那边挪动。
亚瑟明显看出了对方的意图,不紧不慢的走过去拧上了门锁,又折回来拽住一脸绝望的看着门口的瑟坦达。“放心好了,你没处可逃的。”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带到里屋了,他也试图过把手抽回来,结果对方的力气大的有些离谱,反抗失败的结果就是几乎整个人都摔到了床上。意料之外的是床单上竟然有一种淡淡的香气,有那么一瞬间瑟坦达甚至想趴在这里睡过去,把这几天早起的时间都补回来。但他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翻过身警惕的看着坐在床边的亚瑟,“呐,你喜欢怎么玩?”“什…什么啊!从刚才开始你就很奇怪啊!”瑟坦达抬手拍开了正绕着自己头发的手,“啊抱歉,我忘记了你还是个雏儿。”亚瑟凑到瑟坦达耳边,轻声说着“那就听我的好了。”说完就含住了对方的耳垂,用牙齿轻轻的啃咬着。手也伸进了衣服里,寻找到凸起的一点开始揉捏起来。瑟坦达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很危险,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但亚瑟却是一副轻松的样子捏住对方的下巴,让他看向自己“放松点,我可没想让你的第一次就留下可怕的回忆啊。”另一只手一路下移解下了对方的皮带。“唔!有…有没有搞错啊!我们可都是男的啊喂!”他一边说着一边使劲拽住自己的裤子,生怕被对方一把扯下来。在尝试了多次都不能让他把手拿开的情况下亚瑟终于失去了耐心,直接把对方按倒在床上,强制性的把他的双手按在头顶,“警告你,别再挑战我的耐心了。”“老子的取向可是很正常的!怎么可能老老实实躺下被上啊!”瑟坦达看见上方的人轻轻摇了摇头直起身子,还以为对方打算中止这个荒谬的行为,便也停止了手上的挣扎,正想坐起身的时候却看见对方拿起了自己的皮带,当他想起应该反抗的时候双手已经被牢牢的束缚住了,怎么用力也无法解开。眼睁睁的看见自己的裤子被扒了下来,亲眼见到自己的分身暴露在空气中颤抖的抬起头,不管他怎么大骂或者挣扎也无济于事的时候,瑟坦达终于近乎绝望的接受了自己再劫难逃了的这个现实。
亚瑟看着尽力挪动身体想要远离自己的瑟坦达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因为当事人全然不知这副样子反而更加诱人。“你还想逃到哪去?”见对方后背已经抵上了墙壁,亚瑟凑过去扳过瑟坦达的脸,直盯着那双不知所措的眼睛,笑着吻了上去。这一次他遭到了对方的抵抗,紧闭着牙关使他无法侵入,他伸手向下握住了对方的分身开始套弄起来。瑟坦达坚持了一会防线就被击破了,毫无经验的他异常敏感,很快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隐约的还有呻吟声从口中溢出。对方的舌头伸进自己的口腔里肆意搅拌,瑟坦达几乎没有犹豫就咬了下去,他看见对方深绿色的瞳孔忽地放大了一下,随即眼中就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下一秒对方的指甲就划过了敏感的头部,并像是在报复似的来回画着圈,瑟坦达的身体颤抖着,想要避开对方的手指,身体却随着动作扭动起来更加的撩人。“不是说取向正常么?怎么还是硬起来了?”亚瑟看着面色潮红不断轻喘着的瑟坦达调笑道。“废…废话…哈…有人这么弄你…你会没反应么…呃?!”他断断续续的挤出一句话,随后突然紧张的看向门口,就算是种状态他也能确认听见了清晰的敲门声。他转过头看向亚瑟,但对方却是一副毫不惊讶的样子,拉长了声音冲门口喊了一句。“谁—啊—”“少废话!一会要开会你不记得了?”门口传来的熟悉的声音让瑟坦达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着绝对不能让大哥看到自己这幅丢人的模样啊!他用近乎哀求的眼神看向亚瑟,小声的说着“你放过我吧…我大哥来了…”结果对方却像安慰似的在自己额头落下一吻,冲门外喊着“你等会儿,我换件衣服这就出来。”然后转过头盯着自己,“在这儿乖乖等着我。”瑟坦达用了好几秒理解这句话的含义,然后惊讶的目送着对方下了床,在柜子里翻找着什么。之后又返回来,微抬起自己的身体,把手指伸到后穴周围按压起来。“唔…!?”感觉到对方的手指侵入了进去,虽然然很显然对方已经涂上了润滑油,但这种被异物进入的陌生感还是让瑟坦达忍不住呻吟出声。对方的手指很快就退了出来,但能明显的感觉到还有什么东西留在了自己体内,“你…你干什么了!什么东西…哈…?”他感觉到那东西在自己体内震动起来,不断刺激着内壁,虽然震动幅度不大但足让他难以忍受。他惊恐的转向亚瑟,后者似乎对自己的反应很满意,“不可以乱动哦~剩下的,下次继续。”说着又不知从哪拿出一根绳子,把自己的双手结结实实的捆在床头。“你…你回来!唔…这…这算什么!哈…哈…你在我身体里放了什么啊!”瑟坦达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些许哭腔,他激动的冲亚瑟喊着。“你可以试着更大声一点让你大哥听见来救你,这房间隔音并不太好。”亚瑟低下头轻吻上他因愤怒和恐惧而显得愈发鲜红的眼睛,“只是为了让你在这段时间里更舒服些而已,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
“30145…30146…30147…”“你在干嘛?”看着对方失焦的眼睛亚瑟甚至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被牢牢束缚在床上的人甚至都没有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床边,只是嘴里叨念着那些数字。直到他开了口对方才缓缓的转过头,紧接着就睁大了眼睛,目光死死的锁在自己身上。亚瑟并没有去思考对方是因为愤怒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而红了眼圈,他现在只是比较好奇那堆数字是什么意思。
“你在数什么么?”
“你离开了多长时间?”
“哈?”
“你至少离开了8个小时!你管这个叫不会太久么!老子就…就他妈保持这种姿势呆了一整天啊!”
看着对方激动的样子亚瑟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这是在盼望我早点回来的意思么?”
“扯淡!”瑟坦达又开始挣扎起来,但此刻他的体力几乎已经消耗殆尽了,就算是踹向对方的动作现在看起来也更像是一种暧昧的挑逗。“你他妈赶紧把老子松开!你……唔!哈……混……呃哈……”亚瑟完全无视了对方的挣扎和辱骂,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逐渐把手中遥控的开关推到最大。那种异样的震感又从身体深处四散开来刺激着他每一条神经,瑟坦达听着自己的骂声中开始夹杂起令人羞愧的呻吟声,选择了老老实实的闭上嘴。但不论怎么努力压制自己,他的身体还是不听使唤的微微弓起,双腿逐渐并拢,贴着自己的分身摩擦起来。但很快双腿就被对方拉开,他不安的扭动起身体,下意识的想要远离对方。“我说过的吧,没做完的现在继续,但不是由你自己。”瑟坦达觉得自己的灵魂与身体已经分离,他自己完全无法掌控,亚瑟的话在他耳边环绕着,他能感觉到羞耻的话语从自己口中说出但却无法阻止,欲望吞噬了最后一丝理智。“快…哈…快点…呃…求你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亚瑟伸手解开了把对方束在床头的绳子,把他整个人翻了过来,用手扶住他的腰。瑟坦达感觉到那种异样的震感被抽出了自己身体,顿时感到无力起来,整个身子都瘫在了床上,但接下来的事情又让他紧张了起来,那个炙热的东西抵在了穴口,他的身体不禁轻颤了起来。“第一次的话,多少都会有些疼吧。所以你得放松一点。”亚瑟说着在对方屁股上拍了一下,紧接着坚挺的分身就挤进了对方从未扩张过的后穴。“疼……”他看见瑟坦达猛地仰起了头,双手死死的抓住床单,身体不住的颤抖。对方紧涩的内壁同样让亚瑟感到了不舒服,他皱了皱眉,放慢了速度,一点一点的深入,直到对方狭窄的甬道将自己的整根都吞了进去他才开始抽插起来。瑟坦达依旧死死的咬住嘴唇一声不吭,只是偶尔溢出的鼻音已经明显带上了哭腔,他感觉到对方的手指试图撬开自己的牙关,也没有反抗就顺从的张开了嘴,手指在口腔里搅拌,偶尔按压住舌头让他忍不住出现了呕吐的反应,泪水也一点点的充斥在眼睛里,最终顺着脸庞流下,和顺着嘴角流出的唾液混在一起。他也无法再隐藏起诱人的呻吟声,随着对方一次次的挺进而溢出。
瑟坦达被那种难以言喻的快感完全包围,开始迎合起对方的动作,他扭动着腰身,随着对方的抽插控制起甬道的收缩,并终于在又一次被撞击到深处的时候颤抖着达到了高潮,部分液体落到了自己脸上,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去擦拭了。不久后亚瑟也释放了出来,全数注入了瑟坦达体内。“呼…还算舒服吧,看你也挺享受的样子。”但对方完全没有了回应,明显已经昏睡过去了。亚瑟解开了还束缚在对方手腕上的皮带,低头轻吻了对方已经被磨破了的皮肤。“切,真是个蠢货。不挣扎不久不会这样了么。”
————————————————————————————————————
瑟坦达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睁眼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宽敞的大床上,周围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他把被子又往上拽了拽,整个人都缩了进去。他闭上了眼睛仔细回想着在昏过去之前发生了什么,但那些画面再次出现在脑海里的时候他瞬间就羞红了脸。他情愿相信昨天发生的事情都是一场可怕的噩梦,但手腕上青紫色的勒痕却把他狠狠的打回了现实。他抱着头缩在被子里一遍遍骂着那个该死的家伙。隐约能听见门口传来争吵的声音,很容易就能分辨出那是他大哥和那个混蛋的声音。
“绝对不行!”
“由不得你,反正人我都得到了。”
“……你说啥?”
“就是说你可爱的弟弟已经不是纯洁的小家伙了。”
“……亚瑟!你他妈就是个混蛋!我说他今天怎么没出勤,诶你给老子回来!你给老子说清楚对他做什么了!”
听着那渐渐远去的声音瑟坦达觉得自己当初就不应该申请调过来,如果他不调过来也不会遇到亚瑟,如果没有遇到亚瑟他也就不会用沦落到这种被人上的地步了。

 

评论(11)
热度(51)
 

© USK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