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冷CP爱好者,关爱海王人人有责

黑色笑话和廉价把戏②

*有女巫罗莎
*是个奇幻故事

  柯克兰把他逼进角落,奇怪的他明明没有自己高,却散发出一种让安东尼奥有些畏惧的气场。柯克兰又是那种带着目的性的眼神,让安东尼奥忍不住想搞不好是这个家伙雇的那些野蛮海盗。外套被剥掉了,胸口的衣服也被扯开了,柯克兰却得寸进尺在抚摸他的胸膛,摸几下还捏一下。不对劲,安东尼奥感到恐惧,柯克兰拉近了和他的距离,几乎是想抱住他,根本不在意自己也会被弄湿。安东尼奥在柯克兰的怀里挣扎,冷汗开始冒出。
  “如果你是想要钱的话你要多少我都能给你,如果是想要好处我可以给你一些特权,但是——”安东尼奥突然瞪着柯克兰,咬牙切齿“我是个战士,受不起侮辱,如果对我有什么不满我接受光明正大的决斗。”
  柯克兰松开了安东尼奥,思考着,他把安东尼奥从头到尾审视了一遍,然后掐着安东尼奥的下巴抬起了他的头,把他的头扭来扭去观察,“你好像跟我印象里的不一样。”

 
  亚瑟从西班牙人的军舰下来回到自己的小破木屋时已经是半夜了,他浑身都湿乎乎黏糊糊的,一进屋就看见了自己那糟心的兄弟斯科特正躺在他屋里唯一舒适的地方。看到湿乎乎的狼狈亚瑟,斯科特惊讶的喊出了声:“天啊你居然还活着!”先前压抑着的怒火此时此刻完全爆发,亚瑟大叫着扑向斯科特和他扭打在一起,屋内的东西都被他们波及破坏,包括亚瑟珍惜的书籍。破木屋根本受不来他们的攻击,亚瑟也受不了斯科特的攻击,同样被挑起了怒火的斯科特毫不留情的把自己亲弟弟打晕过去。
  等到第二天亚瑟醒过来后,他对斯科特说的第一句话是:“给我一条船。”
斯科特拿着烟管敲了他的头骂他,“你傻了吗,你才多少岁,我怎么可能给你这个小鬼一条船。”“跟我同岁的西班牙小鬼都能当指挥官了!”“你做梦!你连独自一次出航都做不到!”
  被拒绝的亚瑟连跟着别人一起出海都不被允许了,他的兄弟是这一片的霸王,斯科特说不让他出海就没有人敢让他上船。亚瑟只能每天坐在码头或者酒吧听那些水手海盗在海上的新鲜事和奇妙冒险。又一次无聊的待在酒吧听人吹水,亚瑟又听到了那个西班牙少年的故事。“你听说了那个西班牙年轻的军官的事了吗?抓获了一整条船的海盗,然后把他们——”一群坐在角落的男人们议论纷纷,一个大嗓门男人做了个割脖子的动作。“我知道他,还是个毛头小子,听说是身份高贵才会成为军官,他甚至掌握着他们军舰的指挥权。”
  “还有啊我上次还听说他抓到几个疯疯癫癫的女巫,然后把她们…”又是那个男人,这次他做了个翻白眼吐舌头的动作。亚瑟听着他们的谈论,坐了好一会才默默的回家。晚上他给斯科特的酒里面放了药,半夜偷偷摸摸的收拾东西,把斯科特的钱和珠宝首饰全部带走。第二天早上听到自己的弟弟偷了一条船,斯科特气的吐血赶紧让人去把他追回来。
  亚瑟独自一人驾驶着船,在海上漂泊,追逐那个西班牙少年,为什么?亚瑟觉得大概是因为挫败感和不甘心。

  柯克兰放开了安东尼奥,安东尼奥急忙把衣服扯在一起遮盖自己的身体,他也不去想湿衣服穿着难不难受这种事了。柯克兰最后还是大发好心的给了他一套干净温暖的衣服,接到衣服后他和柯克兰面面相觑,安东尼奥是非常不想在柯克兰面前换衣服,但是以他现在的身份似乎是不能提要求。窘迫尴尬的气氛在船舱内散开。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动作,但是很快的一道敲门声打破了沉默。
  柯克兰看了安东尼奥一眼就出去了,安东尼奥急忙换上衣服随后跟着出来,他第一眼就注意到了甲板上有一个浑身湿透了的姑娘,她闭着眼睛躺在甲板上。
  “我们刚刚捞上来的。”柯克兰的水手这么说道。
  那个姑娘穿着好看华丽的裙子,不过裙子已经被水泡涨了,成为了束缚着她的厚重压力,所幸的是她的胸膛还在微弱的起伏。安东尼奥见没有一个人去看看她的情况,便毫不犹豫向她走去,在众人震惊的眼光下给她施救。
  一口水吐出来了,接着是一声用力的吸气声,那个姑娘撑着身子咳嗽,五指胡乱的把紧缚着自己的华服解开。
  安东尼奥扶住她,替她拨开湿透的头发,露出一张惨白又美丽的脸蛋,安东尼奥意外的觉得居然和柯克兰有几分相似,他赶紧叫人去拿干净的衣服和毛巾,可是没有一个船员有动作,他们都不屑听从他的命令。柯克兰踹了一脚离他最近的船员,黑着一张脸让对方快点去拿衣服,然后他走向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看着怀里的姑娘,他双耳通红不好意思的替她脱下了厚重的裙子,把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柯克兰发现了她裸露在外的手臂上的纹身。
  “她是女巫。”
  这句话让柯克兰的船员们顿时不安起来。
  “女巫?那我们根本不应该把她救上来”
  “那她再丢回海里吧,这是不详啊”
  一瞬间安东尼奥和姑娘成为了一些厌恶,怀疑,恐惧目光的焦点,而亚瑟只好奇安东尼奥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他听说过不少关于安东尼奥处决女巫的传闻。
  “安静!”安东尼奥大声喊道,他的声音底气十足没有丝毫胆怯犹豫,仿佛他还是一个掌控全局的首领,在场的都还是他那些听话的手下。柯克兰的船员被安东尼奥震慑住了,他们互相对视着不敢出声或是有小动作。安东尼奥轻轻的给姑娘擦脸,她的眼睛重复着睁开一下又闭上这个动作,绿色的眼睛跟着安东尼奥。
  天空逐渐暗下来,浓厚的乌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聚集抱团。很快有雨滴再次打湿女巫刚刚被擦干的脸蛋。柯克兰对船员使了个眼神,他们把女巫抱起往船舱走去。
  柯克兰觉得有趣极了,航海那么久,他听到关于安东尼奥和女巫的故事都是以血腥和大火结尾,可是没想到迷信的西班牙人居然毫不畏惧所谓的女巫,还试着救女巫。传闻流言果然不可信,安东尼奥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柯克兰想除了亲身接触,无从了解。
 
  很快的,船员就告诉柯克兰,被救下的女巫醒了,她醒来第一句话是【我要见安东尼奥】指名道姓,安东尼奥那长的离谱的全名她一个词没漏。柯克兰听到船员的口述,眉头不由自主皱在一起。

  “你知道我是谁吗?”躺在温暖干燥的卧铺上的女巫问道。
  安东尼奥觉得这句话很耳熟,但是跟面对柯克兰一样,安东尼奥并不记得或认识面前这位金发女巫。
  女巫绿色的眼瞳明显透出了失望,她揉着手臂上的刺青,对安东尼奥说:“我的名字是罗莎。”她没有说自己的姓。
  沉默了一会,罗莎又开口了,“你为什么会在这艘船上?”
  是啊为什么我会在这艘船上,安东尼奥自己都想不清楚为什么他还没死还没被威胁。他知道有很多家伙想要他的命,或是要挟他换取金银财宝,但是柯克兰不是,仅仅是和柯克兰相处的那几个小时,对方显露出来的尽是绅士风度,好像什么都不想要——除了对自己动手动脚,爱上安东尼奥的人也不少,不限男女,但是安东尼奥不敢这么想柯克兰,他期望柯克兰只是有些坏心眼,爱好恶作剧罢了。安东尼奥什么都能给他,唯独心不能。
  “你在不安”
  罗莎的话让安东尼奥更加莫名紧张,强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安东尼奥关心起了罗莎,“你怎么会溺海?”
  罗莎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安东尼奥,安东尼奥能看见她眼中装载着无限的悲伤,还有快要掉落的水珠。
  “…我在找我的丈夫…”罗莎的声音听起来要哭了,她攥紧衣服扭过头去,没有再看安东尼奥。
  安东尼奥很想说些什么安慰眼前轻声抽泣的女人,不过他忍住了这种冲动,因为罗莎让他感到奇怪,他说不上哪里奇怪,心中对着罗莎有一股无法言喻的奇妙感觉,就像是在炎热夏季看见雪花飘落,看见陆地上的四腿动物长着翅膀一样。
  “你为什么要见我?”
  罗莎没有回答他,甚至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她用着自己的指尖描绘着手臂上的女巫纹身。
那个纹身是一个人被绑在木桩上,双脚被张牙舞爪的黑色火焰缠着。这个纹身是用来标记女巫的,人们会把她们抓起来,在她们身上任何一处纹上这恶心的图案,安东尼奥见过一个被纹在脸上的女巫,她原本是那么漂亮。
  终于,罗莎停下了抽泣,重新看着安东尼奥,她的眼神中已没有了悲伤,是那么坚定那么认真。
  “我必须要告诉你,你被诅咒了。”
  她这么对安东尼奥说。
  “你本不应该出现在这艘船上的。”
   安东尼奥现在觉得罗莎有些可怕了,明明她才是后来的那个,却说什么他不应该在这里。安东尼奥知道这个世界其实没有多少真正的女巫,她们大多数不过是被世人误解的,拥有着超凡脱俗奇思妙想的女孩。
  “你和亚——柯克兰,都被诅咒了”
  罗莎的指尖突然戳进她自己的手腕血管中,其中流出了一颗像珍珠一样光滑的红色血珠。
  安东尼奥情不自禁的接过了那颗珠子,它在被触碰的一瞬变成了黑色。安东尼奥非常惊讶,他想要问罗莎更多的事,但第一个单词还没有发出音,船舱的门就被柯克兰打开了,柯克兰黑着脸,站在门口,对罗莎投去了警惕的目光。
  柯克兰走向他们,他把手搭在安东尼奥的肩上,看了看罗莎又看了看血珠。
  “Well,what did you say just now.”

*还没完

评论(2)
热度(39)
 

© USK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