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冷CP爱好者,关爱海王人人有责

黑色笑话和廉价把戏

英西
海盗×海军

  有个粗眉毛的英国男人不怀好意的盯着他看,男人视线让安东尼奥感到不自在,虽然在这破烂潮湿的海盗酒吧里每个人都在看着他,但是那个男人却和其他人不同。男人的眼神阴沉沉的带着危险,他的目光锁定在安东尼奥身上,那是一种有目的性的眼神。安东尼奥跟英国人眼神对上,英国人的嘴角对他扯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被身后的人推了一把,安东尼奥趔趄着向前进了几步,手上的手铐发出了撞击的沉闷声。
  “最后的压轴,居然是这位来自西班牙的了不起的 Antonio Fernandez Carriedo!作为皇家海军少将年纪轻轻就战绩累累,在场各位有是他的手下败将吗?”抵在安东尼奥背后的大嗓门这么介绍他,“如果有,现在就是你们一雪前耻的机会了!起价——五金!”
  酒吧里响起一阵阵起哄声,海盗们都争相出价。那么,让他安东尼奥,皇家海军变成现在这样,浑身湿透的被当做物品在破烂的小酒吧里被拍卖的原因是什么?不过就是阴沟里翻船,大意轻敌,没想到遇到的不是普通谋财害命的海盗,而是海上猎人,整船的船员都被俘获,安东尼奥也没例外。
  一会儿没留意,安东尼奥的价格都涨到七百金了,不断上涨的价格很对得起他的身份,但安东尼奥却希望这减而不升,若是有人出得钱越多,那就表明那个人越是恨他入骨,安东尼奥抓捕得罪过很多人,他知道有些甚至希望他死,他现在这样落魄狼狈被当做商品,出价最高的人肯定不会让他好过。已经涨到一千金了,真不知道这些衣衫褴褛的海盗哪里来的那么多钱争价。
  安东尼奥又看向了先前那个英国人,他的穿着倒是整洁,也很冷静没有掺合竞价,看起来做工良好的帽子被好好的拿在手里。两把漂亮的枪安安分分的插在腰上。然后安东尼奥和英国人绿色的眼睛碰在了一起,英国人的眼神还是那么危险又意味深长。比起海盗你更像个绅士,请你不要跟着身边这些野蛮人一起胡闹,安东尼奥在心里对着英国人这么说,英国人好像听到似的,对着他眨了下眼,然后英国人站起来,举起了帽子——“一整箱西班牙金币”
  闹哄哄的酒吧一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盯着这个英国人看,一箱金币,用来赎一位公主都有点儿过分了。
“一箱……有加价的吗…!”

  安东尼奥没有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发展,被眼神危险的英国人用一箱金币拍下,一箱金币,这得是对他有怎么样的深仇大恨。
  但意外的是,有关那个英国人是绅士的看法似乎没错,安东尼奥是被请上船的,英国人没有绑他也没有强迫他,而是用着询问的语气,问他愿不愿意上船喝一杯茶。
英国人的船不大不小,没有几个船员,船长舱内干燥又温暖,所有东西都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干净又明亮。安东尼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海盗,他内心对英国人稍微有了点好感。
  他们面对面坐下,英国人把自己的枪放在了桌子上,然后给安东尼奥泡了杯暖心的红茶。安东尼奥看着那两个对着自己的黑漆漆的枪口,有些迟疑的举起了红茶。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英国人说话了。
  果然。安东尼奥心想,这英国人也是来寻仇的。
  安东尼奥仔细看着英国人,在记忆里寻找他,但是由于碰到过的海盗实在是太多了,安东尼奥怎么也想不到对面的人究竟是谁,不过安东尼奥又想,凭着英国人他那夸张的粗眉毛,他如果见过,那么肯定是不会忘记的。
  “你想不起来也是意料之中,毕竟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很久以前。”英国人没有打算刁难安东尼奥,“我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
  柯克兰…安东尼奥记忆深处好像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他应该在哪些人嘴里听到过这个名字。
  “你的大名我是如雷贯耳。”柯克兰喝了口茶,“不仅仅是名字,本人也是让人难忘。”柯克兰的口气好像带着些怀念。安东尼奥皱起了眉,他对柯克兰的怀念和友好感到不安,他喝了一小口红茶来缓解自己的不自在。
  老天,真希望自己的海军支援快点来解救自己!

 
“亚瑟!亚瑟柯克兰!”小木屋的小破木门被粗鲁地拍打,原来在屋子里安静读书的粗眉毛少年为了保护自己的木门而挺身而出。亚瑟开门,门前站着个同样粗眉毛的红发男人,男人看见亚瑟,拿手用力地揉乱他的金发。
“嘿!住手!斯科特!”亚瑟感到恼火,他看书正看的入迷时候被人打扰,可不是为了让人捉弄。他的兄长斯科特哼了一声,“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有条船要出去挖宝,叫你一起去。”斯科特是个海盗。
  “根据风向和温度预测,等会儿会有风暴,不去。”亚瑟也哼了一声,扭过去头。
  斯科特抬头看着水蓝色纯洁的天空,又低下头看着亚瑟说道:“你脑子没有问题吧,这么好的天气怎么会有风暴,连大风都不可能有。”斯科特语气严肃起来,“亚瑟,想当一个成功的海盗靠天天看故事书可不行你得要有丰富的航海经验,不论是天晴还是暴雨。”

  亚瑟还是跟着去了。16岁的亚瑟柯克兰的理想是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海盗船长,为此他了解研究了许多海盗,刻苦训练自己的剑术,跟着自己的哥哥学习怎么成为一个冷血可怕的船长。为了能早日实现理想,区区风暴怎么能成为阻碍他航行的理由。
但是——
  暴雨如期而至,可怕程度超出亚瑟的想象。子弹大小的雨滴在甲板上迸裂,滴在人身上也是像被子弹射中一般疼痛,船员们发出不像话的惨叫,船帆被吹的失去控制,整艘船在海浪里被抛来抛去,惊天巨雷冲出低沉的乌云在耳边炸裂。浑身被暴雨打湿,亚瑟的粗眉毛拧在一起,他真心觉得自己不该跟着来,他抓紧绳索,侧身躲过那些东倒西歪的船员。他应该去掌舵,亚瑟想到。他努力在颠簸的甲板上移动,暴风雨让他的双眼都难以睁开,引以为傲的金发被吹向脑后,亚瑟突然想到自己的那些海盗邻居,个个都秃顶。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年老固执的船长不肯放开舵轮。一想到就是这个老家伙下达了遇到了暴风雨不回航还要直冲这种命令,亚瑟那抢夺控制权的决心就更加坚定,他绝对不会让自己和那些船员给这个老头陪葬。亚瑟意识到,这一次大概就是给他的考验,是他成为一个船长的第一步。
  在昏暗无光的大海中,先前还被巨浪狂风扔来扔去的船突然停了下来,准确来说是被什么庞然大物给撞住了。船被撞的发出巨响前后摇摆,之前在大自然的攻击下都保持平衡的亚瑟被撞倒了。等他爬起来,风暴已经渐渐平息,然后阳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出现,还正好将光洒在拦路船身上。这下亚瑟看清这艘大船了,是一艘漂亮无比的舰,西班牙海军的军舰。
  “不愧是安东尼奥大人,第一次出海就带领我们逃出了风暴,还找到一艘充满恶臭的海盗船。”谄媚的声音从军舰上传出来,亚瑟抬起头,看见了一个站在甲板上的少年,穿着精致,一顶做工良好的帽子被紧握在手中,少年和亚瑟年纪相仿,他有着和风暴灾难格格不入的气质,要亚瑟说,他感觉是太阳的气质,他觉得刚刚的风暴因他而停。
  被押上船后亚瑟知道了少年的名字,因为实在是太长了他也就记得是叫安东尼奥,西班牙皇族,今天是他第一次出航巡逻。
  “谁是这艘船的船长?”安东尼奥用英语问,他有很重的西班牙口音,声音听起来很符合青少年的年纪。他没有别人的趾高气扬,给人感觉更像是隔壁的邻居一样温和好相处。
  亚瑟看了看不敢说话的船员和那个老的颤抖的老船长,然后望着安东尼奥大声的说话,“我是船长。”所有人都看着他,安东尼奥没有遮掩自己的惊讶,一个青少年是一条船的船长,有点不可思议。
  安东尼奥审视亚瑟,没有和他说话,过了一会才问他的名字。
  “亚瑟,亚瑟柯克兰”
  没有被关多久,安东尼奥让人给被俘的船员解开绳索,“今天是我第一次巡逻,你们碰上风暴又碰上我是实在倒霉,所以我决定给你们一点运气,放你们走让你们回家去去厄运。”迷信的西班牙人这么说。
 
  等亚瑟从回忆里回到现实,对面的安东尼奥已经喝完自己杯中的红茶了。
  “再来一杯?”
  “不了谢谢”
  喝完茶后安东尼奥更加焦虑了,身为海军出航巡逻打仗是家常事,他也不是没有输过或成为敌人的俘虏,但是像柯克兰这样的让人想不到他想做什么的安东尼奥是头一次碰到。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安东尼奥看着手里空档的高档茶杯,又看桌子上那两把漂亮先进的枪。
  “你落水了。”
  柯克兰扬着他的粗眉毛。听到柯克兰这么说,安东尼奥才感到身上黏糊糊冰凉凉,他的船队直接被海盗猎人那异常可怕的炮火轰成废料,为了救那些溺水的部下他在海里可是泡了好久,质量上等的布料在海里给他拖后腿,疲惫和寒冷又折磨他,就是这样才会被海盗们轻易抓获。
  安东尼奥很想换下身上的衣服,它们黏在他的皮肤上,吸取着他的热量和精神。天,真是难受,好想换上干净暖和的衣服,安东尼奥在心里这么想,然后和柯克兰的目光又撞在一起,安东尼奥觉得自己好像在他的眼睛中看到了什么闪着光。还没有想明白柯克兰就突然走向他,然后做出了让他目瞪口呆的行为——柯克兰猛地扯开他胸口的衬衣,把他的整个结实胸膛暴露出来,安东尼奥看见了纽扣欢乐的蹦了出去,在地上翻滚。
  “你做什么——”安东尼奥感到窘迫,他立马起身往后退。
  “你衣服湿着,我帮你换掉。”
  “不必麻烦了——我自己来就可以。”
  安东尼奥有些惊恐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柯克兰。

  还没有完

评论(3)
热度(70)
 

© USKT | Powered by LOFTER